5n62z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夢迴大明春討論-548【官屠與殺神】閲讀-gl7hz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好山园。
朱厚照已经半年没发病,好吃好睡,神清气爽,似乎还能再活五百年。
寂灭天尊 恋风
“怎么又是大灾?”朱厚照非常不高兴,“一万支线膛火铳已经造好,豹房新军三日一操,朕还准备秋天去打蒙古呢。”
王渊摇头:“肯定没法打了,为了节省粮食,今年的各种庆典赐宴都不能办。再过一阵子,便是万寿节(皇帝生日),请陛下取消庆典与赐宴。”
朱厚照也懒得回城,不耐烦道:“不办便不办吧。”
王渊又说:“为了节省开支,内阁众臣商议,京中二十年内新建庙观,不拘佛道与绿教,全部予以取缔,庙产悉数充公。愿意离京之僧侣自便,若赖在京城不走,全部勒令还俗并发配。要么流放充军,要么丢到蓟州修铁路。”
“这么严重,都打起僧侣的主意了?”朱厚照惊讶道。
王渊说道:“八省旱灾,还包括产粮大省,其中两省甚至有蝗灾发生。陛下,一旦处理不当,恐乱军四起。到时候别说出击蒙古,今后数年都得忙于平乱。”
朱厚照连忙说:“不能有民乱,朕还要跟蒙古打仗呢。”
王渊说道:“那就要免除今年八省夏粮,朝廷得节衣缩食过日子。内阁不但想查抄庙产,还打算查抄权贵们在京郊强占的民田。豹房僧侣,光禄寺也不会再供给口粮,他们饿肚子之后自会离去。此事由臣一人承担,不会落了陛下的面子。”
朱厚照的兴趣一阵一阵的,他现在沉溺于兵器研究,才不管那些僧侣的死活。当即笑道:“只要能保证不出民乱,别妨碍朕跟蒙古打仗,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至于豹房僧侣,全都赶走吧,朕用得着你帮忙留面子?脸面有个屁用!朕招僧侣入豹房,是在抬举他们,一并轰走谁敢有怨言?”
王渊打蛇上棍,腆着脸笑道:“既如此,不如把豹房商街的也都赶走。陛下不住在豹房,那些耍把式卖艺又给谁看?耍给太子看吗?”
“对,不能给太子看,堻儿以后是要当明君的,豹房闲杂人等统统给朕赶走!”朱厚照从善如流。
这是要一次赶走好几万人,只要皇帝答应下来,如何处置全凭王渊做主。
重生之財氣沖天
一部分发配边疆充军,新设大宁都司一直缺少人口;一部分送去蓟州修铁路,或者扔到遵化挖矿;少部分运到殷州殖民,让他们男耕女织去。
王渊离开好山园,把消息告诉内阁,由杨廷和以内阁名义发布命令。
清理豹房闲杂和京中寺庙,这是文官们早就想干的事。内阁命令一出,满朝文官拍手称快,杨党也大肆吹嘘杨廷和的政绩。
杨廷和平白得到巨大名声,当然也要投桃报李,敦促官员严格执行王渊的税制改革。
税改是一件大事,细节必须尽量完善,王渊也不能一个人拍脑袋做主。满朝文武都可以建言献策,还要举行十多次廷议,尽量在冬季来临以前拿出方案,明年元旦正式颁布实施。
接下来,鸡飞狗跳,张永的弟弟和外甥,全部被捉拿下狱。
根本不用再调查审问,他们的罪状数不胜数,已经被言官弹劾无数次。
王渊没想着一查到底,文官们却收不住手,一路追查到张永的老家。就连张永死去的哥哥,以及哥哥的女婿一家,都被举族流放充军。一共抄家充军四族,并非连坐,而是都有伤天害理之事。四族总共查抄白银上百万两,另抄到房产、田产、店铺、粮食、珍玩无数。
谷大用在老家得知此事,立即又给物理学院捐赠5000块银元,想要王渊帮忙放他一马,生怕谷家也步了张永的后尘。
王渊让物理学院收下捐赠,又写信给谷大用,说南方大旱,急需钱粮赈灾。
谷大用虽然心中滴血,也得花银子了事。他派遣心腹,运送一万块银元进京,全部捐赠给太仓用于赈灾。
杨廷和对此非常满意,亲自写文章夸奖。这篇文章,就是谷家的保命符,今后谁再追查谷家,就是在落杨廷和的脸面。
紧接着,王渊又组织慈善球赛,比赛门票全部用于赈灾,号召球员和球迷一起捐赠善款。但凡捐赠善款的组织和个人,球场门口会立碑记录其名,竟陆续收到善款八千余两。
转眼到了十月,南方各地灾荒彻底爆发,灾民成群结队离家乞讨,形成无数股大大小小的流民潮。
物理学和心学弟子,但凡在地方为官者,全都收到王渊的私信。
于是,私盐案在南方不断爆发,急于解决灾民问题的地方三司官员和督抚,麻起胆子对着地方豪右开刀。说穿了,劫富济贫,一举三得。一可破获私盐案获得政绩,二可抄来钱粮赈济百姓,三可吓得富户赶紧捐钱捐粮。
黑暗湖
有钱有粮之后,就大搞以工代赈,组织流民兴修水利、修理官道、建造桥梁。
谁干得好,必定快速升迁,王渊的小本本上全都记着呢。
为了激发地方官员的干劲,王渊甚至以礼部尚书的名义,群发书信给府级以上的地方官员。想升官吗?好好干吧,我都盯着呢,巡按御史有很多都是我的人。
一场遍及南方八省的大旱灾,成了王渊推行新盐法、打击私盐的有利武器。还能推动地方基础设施建设,趁机选拔实干派官员,顺便推动税制改革,似乎坏事都变好事了。
但是,肯定会死人,会饿死很多灾民。
南直隶、江西、浙江三省,米价已经涨到三两一石,无数商人还在囤积居奇。
这种现象不能硬来,强行制定粮食官价,只会逼得商贾不再出货,导致更多百姓买不到粮食。你能查抄一两家,还能把全部商人都下狱不成?那只能彻底扰乱市场。
而且各地皆遭灾,外省运粮非常困难,必须拿常平仓里的粮食平抑米价。
于是乎,火龙开始忙碌起来,在南方各地到处烧仓。
王渊提前给各省发了文件,一旦常平仓被烧,仓库大使、副使不用审问,大使斩立决,副使流放极东之地。若有仓使自杀者,举族抄家流放,该地常平仓将被定为重点追查目标!被烧毁的常平仓,上级主管官员,全部留职使用,等灾情过后慢慢论罪,赈济得力者可将功赎罪。
王渊的这些行为,纯属越权,但满朝文武都不敢多话。一是王渊权势已显,二是王渊一心为公,跳出来弹劾王渊,不但得不到名声,反而还要被王渊嫉恨在心。

南方各省,因常平仓、私盐案而论罪的官员,问斩者多达43人,流放者多达105人,贬官或罢职者共有数百人之多。
地方吏治为之一肃,王渊终于坐实了“官屠”的名号。
被明升暗降到徽州的翁万达,也提着铁剑杀疯了。徽州八大族,之前被流放两族,翁万达这小小通判,上任只三个月又灭一族。
这货拥有徽州府的执法权,他召集流民,专门编练为数五百人的“缉捕队”,每日跟缉捕队员同吃同睡。不断查找徽州大族的罪证,抓了上百个贪赃枉法者,终于逼得其中一族暴力抗法。
翁万达顺势带人去越权抄家,把抄来的银子和粮食,全都扔给知府用于赈灾。
徽州知府都被吓尿了,不敢得罪地方望族,也不敢得罪翁万达,只能硬着头皮赈灾,清廉得连半两赈灾银都不愿贪污。
初冬时节,翁万达莫名其妙被山贼袭击。他提剑大呼,亲自冲杀于前,全身多处受伤,五百缉捕队员争相拼命。
整个冬天,翁万达都忙于清剿山贼。
雪中火神录
由于将近半年的无私赈灾,翁万达的清官名声已经传遍徽州。在清剿山贼的过程中,居然有两伙山贼敬其品德,主动率众前来自首,帮着翁万达一起剿灭其他山贼。
弹劾翁万达的奏章,如雪花般飘往京城,只越权抄家一个罪名,就可以将他罢官到底。
但是,朝廷居然视而不见,任由翁万达在徽州瞎胡闹。
徽州的士绅豪右彻底被慑服,开春之后,翁万达想干啥干啥,地方望族尽量予以配合。他们一边配合,一边派人到吏部送银子,只求赶紧把这个杀神升官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