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0fc都市异能 人到中年 起點-第九百零七章 不要錢的大哥!展示-ckbjh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钟根一是打工人,二十多年前来滨江,那时候动物园刚开,估计他会一些什么喂养的技能,进了动物园得到一些培训,就上岗了,然后应该不是本地的户口,或许岗位被顶了,至于结婚,当然是钟根一当初工作稳定的时候找的对象结的婚,而那时候的他的房子,应该也是那时候买的,那时候房子没有现在这么天价,钟根一要买还是买得起的,只是后来,钟根一的事业遭遇滑铁卢,种种原因就离了婚,而离婚后,他净身出户,将所有留给了孩子,自己租房住,干过保安,做过建筑工人,岁数一大,建筑这种体力,他肯定无法胜任,而保安工资低,所以送起了快递,应该钟根一对滨江那肯定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对了,那天那辆土方车也太大胆了,速度好快,我都吓了一跳,幸好我急转,不然可能也要挂上。”钟根一现在已经开始吃泡面,一边吃,一边在回忆着什么。
“大哥你慢慢说。”我忙说道。
“是这样的,我是在最里面一道,因为我是电瓶三轮车,我肯定走机动车道,而且我们小区外的路,只是两车道,在这里开,哪有超车的,但是这土方车,风风火火从后面超车,然后硬挤了进来,我都别到隔壁的人道那边去了,接着这土方车突然加速,对着你们朋友的那车车尾就是一幢,你们朋友的车失去方向感,被顶着从桥上掉了下去,而那土方车也就突然刹车了,看上去吧,我感觉有点想故意的,因为我们这里,这种大货车也不少,但是哪有这么开车的,土方车是空车,他有什么好急的,那个司机是一直没有下车。”钟根一吸了一口面条,喝了口汤,接着说道。
“然后呢?”我迫不及待地道。
“然后,我一脚刹车,将电瓶车的车钥匙拔了,然后就跳下河救了人了。”钟根一简单地说道。
“再然后呢?”我呼吸开始厚重起来。
“然后我把人捞起来,人越来越多,大家说报警,但是我怕我车上快递万一少了怎么办,就去开电瓶车了,然后回家换了身衣服,但是那天也够倒霉的。”钟根一说到这里,无奈地笑了笑。
“倒霉?怎么倒霉?”林强问道,而我和柳芸也齐齐看向钟根一。
“我那一车快递,少了两个件,没送到客户的手里,还有就是,我被我领导骂了,客户的快递丢了,是要原价赔偿的,这个月奖金也没了,要不是老板觉得我岁数大,这工作不容易,其他小伙子,肯定给炒鱿鱼了呢。”钟根一说道。
“你救了人,人家要偷你快递呀?”柳芸诧异道。
“人太多了,顺手牵羊的哪里都有,人家可不管大哥有没有去见义勇为,见大哥放下电瓶三轮车了,趁着人多拿一个包裹,谁知道呢,而且那么多人,估计监控要找出来这个小偷,难度也不小。”林强解释道。
“还好就是一双鞋子,赔了几百块,就是被投诉,扣奖金有些不是滋味。”钟根一说道。
“钟大哥,你说那司机可能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呢?”我好奇道。
“我只是说可能是故意的,因为这一段路,一直都是限速四十的,是开不快的,而且路上是实线,是不能超车的,只能排着队过桥,哪有人开那么大的车超车,然后硬挤进去,害的后面的车都堵了起来,再者,这年轻人就算是超车进去,也没有必须油门猛踩,去撞那大兄弟的车吧,这还是一路往前撞了十几米,一下子顶到河里才刹车,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撞了,马上踩刹车吗?哪有不放油门的?”钟根一继续道。
“嗯嗯。”我点了点头。
“反正我知道的事情这些。”钟根一说着话,再次吃了起来。
看着钟根一那坦诚的脸庞,我和柳芸以及林强对视了一眼,心里却是开始思考起来。
这钟根一是不可能去骗人,去乱说的,他是非常大的可能司机是故意的,那么应该就是,司机有没有被人操控,那么是我们要去调查的,而医院那边,慧慧说肇事司机和工地的老板都出面了,说会全额赔偿,非常的配合警方和受害家属,这也太顺利太好说话了吧?
剧情是不是应该这样,出车的土方车司机说家里条件差,没钱赔,而项目老板,说这是土方车司机自己闯祸,肯定会撇开关系,他为什么要去陪,他只是项目上的老板,人又不是他撞得,他为什么要承担后果呢?
盛宠为后 by 蔷薇晓晓 蔷薇晓晓
謎案濃情 顏灼灼
项目工地上的土方车司机,基本上都是第三方派遣过来的,至于车子是不是司机自己的,都还是两说的事情,因为太顺利,让我感觉其中好像有什么猫腻,当然了,我也说不出啥来。
“钟大哥,你多大了?”我问道。
“四十五了呢,孩子都读大学了。”钟根一解释道。
“哦哦。”我点了点头。
说是四十五,但是钟根一面孔苍老,这是赚辛苦钱,风吹雨打外面跑的沧桑容颜,所以一开始,我以为他有五十岁上下。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師
“快递员这一行也不容易呀,我岁数大,腿脚哪有年轻人快,合同都是一年一签的,老板说不要就不要的,也不知道以后干啥,或许继续干保安吧,只是滨江的保安,工资一直那么点。”钟根一已经将一桶泡面吃完,那么是面汤,也是一滴不辣,吃了个干干净净。
“钟大哥,你的手机号多少,留个电话呗。”我问道。
亡國之君
“好!”钟根一点头答应。
乖乖萌妻带回家
“喏,这是我的名片,大哥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打我电话,然后就是我们兄弟现在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等他恢复一些,他是想要见你的,他醒了就说要见大哥你,毕竟是你救的他。”我拿出我的名片,随后道。
“那就要晚上了,我白天还真的是忙,哎,其实没事,真的就是举手之劳。”钟根一接过名片,并没有去看,而是和我说着客套话。
“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大哥你晚上早点休息。”我点了点头,起身道。
“慢着,这钱拿回去,别放我这。”钟根一见到我没有拿放在地板上的钱,忙提起钱,交给到了我的手中。
“大哥,这钱你拿着,如果你不拿,我们就白来一趟了,我从来没有拿出来送人的东西再收回去的。”我开口道。
“是呀大哥,你拿着,这钱陈哥是来你家钱,特意取得,是诚心诚意的。”林强也说道。
吞天噬地梵天 沉默欠安
“哎呦我的大兄弟,你这钱,我是真的不能要,如果这事被我们班长知道我退伍了见义勇为还收钱,非骂死我!我的良心也会过不去,雷锋同志帮助人需要回报吗?你们说呢?”钟根一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