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3w7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南鬥崑崙-第一三七七章,十死城的魔徒分享-l28mi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摧骨神庙外,婴母看着秦昆不苟言笑的脸庞,不敢说话。
老熟人了,她知道秦昆脾性,这人是个合适的朋友,前提是他得把你当朋友。
“刚刚的事……”
“臭魁怎么了?”
—————
秦昆不需要婴母解释,开门见山。
婴母发现裂痕出现,心中叹了口气:“他去了白屠那里,你知道食尸泰坦脾气的,他喜欢挑战强者。”
“什么时候去的?”
“我上次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十死城的时间线和现实不同,婴母说不清臭魁什么时候不见的,秦昆也知道这时间绝对不短。
“玛洛恩、奥萨罗他们呢?”
玛洛恩是秦昆的学生,奥萨罗是泰坦的族人,也是他的学生,七个泰坦和玛洛恩一直都把昆仑墓当地盘,但秦昆来了以后能感觉到墓里没人。
“这我就更不清楚了,我唯一知道的是法尤坦也很久没来了。不过他是家乡出事了。”
好吧。
秦昆盘算了一下,无论怎么说,臭魁必须得救,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帮手。
秦昆转身离开,婴母问道:“你去哪?”
“元始狱转转。”
“喂!你要找白屠的话,处境会很危险!”
危险,自己经历的太多了。
到了该面对的时候,躲不掉的。
秦昆消失在街头,庙里其他宿主全都走了出来。
“他没为难你吧?”
魔幻之境 落雪随风
“有没有受伤?”
“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如何?”
婴母看见刚刚秦昆发难时,这群人和鹌鹑一样不敢吱声,现在则一个个猥琐地出现,心中有些厌恶。
不是所有男人都像秦昆、海奎因那样的。
不过婴母依旧嫣然笑道:“我的魅力,他还不舍得伤我,我们继续。”
……
从艮山狱去元始狱,必须要经过震雷狱。
秦昆走出雾隐朦胧的街道,发现震雷狱宿主比艮山狱多了不知道多少。
道路上,陌生的宿主看向秦昆,眼带好奇或者不善,来了一个路人,在哪都觉得新奇,因为在这个地方,陌生人有可能朋友、是敌人,了解每一个人的信息,甚至跟每一个人处理好关系,很可能在未来的试炼中起到关键的作用。
“这人新来的?”
“恐怕不是,刚看见他从艮山狱那里走来。”
極道召喚
“那么偏僻的地方,他不会来投奔我们的吧?”
“谁知道呢。”
“哦,看样子是去元始狱了。八成是去暮神那里听琴的。”
关于秦昆的讨论只是闲聊而已,因为很快这个陌生人便离开了街区,再次消失在去元始狱的雾气中。
街区尽头,却只有一双目光从始至终都注视着秦昆,那是一个铁壳人,如果秦昆见到一定能认识,这人绰号铁博士,白屠的学生。
如果说十死城最有生活气息的地方,或许就是元始狱了,街道热闹,行人各色,还有久违的叫卖声和摆摊的人,两旁甚至有酒楼食肆。
各种风格的建筑大杂烩一样混在一起,或许因为老旧的缘故,莫名显得有些融洽。
元始狱的巡城卫很多,许多宿主以当巡城卫为荣,尤其是那些刚刚晋升冥河级的宿主。
他们喜欢找强者当靠山。
一排巡城卫走过街道,沿途的宿主都会给他们几分薄面,毕竟这些人代表着十死城最顶尖那撮人的面子。
只可惜秦昆走在路中央没有避让。
“看不清路吗?!”
秦昆没让,巡城卫也没让,为首的队长走到秦昆面前,秦昆没理会他,不远处是一个祭台,一个落魄的祭司坐在上面,被铁链拴着,如同看门的狗。
祭台旁边是一条道路,通往一处原始森林。
白屠家乡的必经之路。
白神森林!
“问你话呢?你是哪里的宿主?”
秦昆拨开那队长的脑袋,挤过队伍,来到祭台旁的路口。
“你敢攻击巡城卫?”
一群人围了上来,周围的宿主纷纷看起了热闹。
秦昆没理会他们,先开口的却是被铁链拴的祭司。
“是你?”
祭司浑身枯槁,邋遢而肮脏,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
这个人,他认识!
很久以前闯过白神森林,然后被困住,然后又来了一个胖子救了他。
祭司不是十死城的宿主,他是被白屠从家乡放逐到这里的。
他只是一只看门狗,仅此而已。
所以祭司一直对去白屠家乡找茬的人非常感兴趣。这里的人太血性了,不仅有人找茬,而且还源源不断,他非常期待有一天天岐督无会被找茬的人宰掉,那样他就能回家了。
但是愿望一直落空。
他在此地风吹雨打许多年,数百人进攻的场面他都见过,但依旧失败了。不过他心中一直有一种错觉,总有人会成功。
今天见到秦昆后,祭司不知为何兴奋了起来:“是你!果然是你!你还记得我吗?”
秦昆瞟了他一眼,从弹性空间摸出一罐可乐,丢了过去。
透視法則 土豆愛番茄
上次见到他时,秦昆也给了一罐。
那祭司哈哈一笑,痛饮起来。
好难喝的怪水,不过够刺激。
“你是来闯白神森林的?”
祭司眼睛一亮,周围的巡城卫闻言一惊。
闯?
白神森林?
这里可是禁地啊!
多少黄泉级宿主都命丧黄泉了。
他闯白神森林???
单单这种胆魄,就是一种特殊的气势,他们看向秦昆眼神变得畏惧起来。敢闯白神森林的宿主,根本不在乎他们这群神的喽啰。
神,是在十死城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颠顶的宿主,才能被称为神。
暮神、血神、狐神、虫后等等,都是这个级别的宿主,传说每个宿主都领悟了因果法则,可以运用因果之力。
白神更不例外!
周围的巡城卫悄悄散去,秦昆没有理会,而是问向祭司:“见过上次救我的那个胖子吗?”
祭司阴阴一笑:“当然。”
秦昆接下来不用问了。
话说到这里,他已经确定,海奎因进去了,然后没出来。
秦昆要往里走,祭司叫住了秦昆。
“你要救他?”
“是。”
“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他上次也救了我。”
“上次的你被封在必经之路的蛛网中,而这次,白屠布下了更多蛛网。你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也不知道哪个里面有你的朋友。现在的森林里,蛛网数不胜数,让你一个一个去找,你也找不完。”
秦昆皱眉。
半晌后问道:“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不清楚。”
秦昆有些遗憾。
如果海奎因被困在因果线里,他倒是有几分把握能把他带出来,但如果找不到海奎因,那就是两说了。
“知道了。”
秦昆再没废话,径直进去,身后忽然传来破空之声。
現實婚姻
秦昆头微微侧过,二指凌空一夹,一块骨玉被夹在二指中。
祭司再没说话,仍旧乖乖地守在门口,秦昆把玩着骨玉,若有所思。
……
整片森林幽静,湿冷,不知名的鸟叫回荡,让森林更添空旷。
空气也不似十死城那般压抑暴戾。
悉悉索索。
秦昆踩着叶子前进,周围还有脚步声伴随。
天眼俯瞰,视线无法穿透层叠的树叶,似乎固有的法则不允许这片森林被窥探一样。
白屠的家乡,一股原始蛮荒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还没落魄到刀耕火种、茹毛饮血,可是也差不了太多。
上次来时,秦昆一路上就了解到这个地方的大概情况。
历代白神,为了镇压魔徒而存在。
对于白神子民来说,十死城的宿主就是魔族,秦昆觉得这个概念很像一些蛮荒小说里的设定,但也表示理解。
因为对于自己的世界而言,十死城的宿主也是魔族啊。
其实对于任何宿主的家乡而言,十死城的宿主都是魔族。
他们的降临代表着毁灭和破坏,代表着血腥和杀戮,代表着有人会死,代表着灾难。只不过因为白屠变得强大后,十死城和他的家乡连通了,也就是所谓的打开了‘恶魔之门’。
起因是白屠吃不下十死城的因果线,受到反噬。
实际上是十死城的因果线连到了白屠的家乡。
所以白屠也是恶魔之一。
但他的子民可不这么想,他们心中,白屠是至高无上的白神战士,是他们的守护神,入侵者才是恶魔。
换个角度一想,秦昆就觉得三千世界中的立场颇为有趣,在不同的处境下,都能起到本末倒置的效果。
如果按照自己上次的到访来说,就是恶魔之城的魔徒入侵,被白神制服的桥段。
虽然自己真是来访友的,但在天岐督无的子民眼里,秦昆可能没那么友好。
一路走,一路思考世界的本质,时不时会有白神战士放冷箭、布陷阱。
秦昆一一躲过,也没追究那些普通人。
走出森林,是成片的部落。
这里山峦起伏,山谷成片,许多寨子炊烟袅袅,森林虽然有魔徒,但是也有食物。森林中,不断有白毛战士打猎回来,满载而归,一些女子则在采集和编织。
作坊还在生产,这里是手工作业的时代,因为白神一族体质特殊,手工效率非常高,秦昆再次见到藤条、龟壳等物件罗列在作坊门口,起了购买的心思。
“喂,这个怎么卖?”
森林最近的一处寨子里,秦昆拿起一根藤条,这么趁手,看着吓人,打人还不算疼,真是教子利器啊。
作坊门口的女人见了秦昆后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这里的语言和十死城相通,秦昆听到了女人的恐惧,闻言笑道:“恶魔之城的魔徒啊。”
“啊——”
惊声尖叫,引来了旁边打猎归来的男人。
那些男人提着武器闻声赶来,只见那女人指着秦昆道:“他、他是魔徒!”
是不是魔徒,看穿着就知道了。
这人的穿着和他们都不一样,肯定是魔徒无异!
重生農家千金 懶玫瑰
“可恶的魔徒,站住!”
秦昆挠了挠脖子:“我没动。”
“放下武器!”
“这是藤条。”
“……你到底是谁?”
“恶魔之城的魔徒啊。”
“你怎么看着不像……”
秦昆无语:“年轻人,别以貌取人。我这次是来找你们白神麻烦的。”
周围白神战士忽然哄堂大笑。
一句话,竟然让周围气氛缓和了不少,秦昆莫名其妙,却也没故作凶狠,只得跟着笑了起来。
“你骗谁啊……”
“恶魔之城是有魔徒过来,但你绝对不是……”
终极武魂
抵爱
“前些时间来过一些魔徒,不分青红皂白杀了好多人,你也会杀人吗?”
秦昆好像被一群人朴实的野蛮围着聊天一样,他们像是见了稀罕东西一样看着秦昆,开始询问、调侃,甚至有些大胆的还奚落起了秦昆。
其实不敢杀人的魔徒,和普通人有和区别呢?
秦昆发现有一个编的不错的藤椅,坐在上面抖着腿:“你们一个个,胆子真的大,我名声可凶了,居然都不怕。得了,见到你们都是勇士,我也不发狠了,这次是来跟你们换点特产的。”
秦昆在一个打磨平整的青石上排出弹性空间里的东西。
快过期的食物、饮料、杂物之类秦昆囤了不少,他也不爱浪费,不想扔,最近正愁不知道怎么处理呢,索性今天派出来跟他们换换东西。
一大堆从没见过的东西让白神子民眼花缭乱。
“有什么好东西来换吗?”秦昆做生意一样询问。
“这是什么?”
“面包,吃的。”
“这个呢?”
“压缩饼干,也是吃的。”
“这个呢?”
骷髅来也
“饮料,很好喝。”
“我要这个!”
“这是我的自行车钥匙……你还我!”
……
周围作坊不少,大多是战斗用的兵器甲盾,以龟壳最多,龟壳的缝隙上被填满古怪的颜料,片刻就变得流光溢彩,但或许龟壳最廉价,拿来交换的人最多。
冷少霸爱小甜心 至尊宝宝
“我要换面包!”
“我要饮料!”
“压缩饼干!”
“我要打气筒!”
“滚!”
“我就要!”
……
交易完成,弹性空间塞的满满的,秦昆看着这么多的龟壳有些惆怅。
不过拿到石洞村当艺术品卖了,应该比快过期的面包值钱。
以物易物完毕,秦昆在众人的欢送下离开,这里离白屠的住处有些距离,秦昆索性骑上自行车。
自行车刚一出现,秦昆发现周围人跪了一地。
秦昆纳闷。
有几个虔诚的战士大喊着拜倒:“见过白神坐骑!”
似乎很久以前,自己送了白屠一辆自行车来着。
秦昆想了想,非常无语,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沾了自行车的面子被人纳头拜倒,说出去谁信啊。
摁了车铃,秦昆扬长而去,周围的人久久不敢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