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5en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高武大師 愛下-1007 逃亡看書-3ycd3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暴动之所以这么频繁,究其根源,其实还是跟白玉城有关。
倾城错恋:极品太子妃
当初,白玉城大战,寄生源族全军覆没。
從火影回歸都市
对于整个寄生源族来说,这都是重大的损失。寄生源族里面的高手,有战斗力的,死了许多。这就导致寄生源族各部落,战斗力直线下降。
以往,寄生源族靠着实力,镇压着圈养的人类。现在,寄生源族的镇压能力在短时间内极具萎缩,那么,自然地,反抗的次数和频率就直线上升。
而这一切,说起来,还跟陆辰脱不了干系。
当初,就是他的计策,将寄生源族诱入白玉城内,然后一网打尽。
可以说,陆辰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而这一次,陆辰前来铁壁山,正巧就遇上了暴动。
近百万人的暴动,规模很大,人数很多,他们从盆地冲出来,先是冲破盆地那边的封锁线,然后从各个方向冲上斜坡。
寄生源族这边,则数量的进行剿灭。
这样的人潮,是不可能阻挡的。
他们能用的办法就是杀。
杀得反抗之人胆寒,杀得反抗之人不敢再往前冲,杀得反抗之人不敢有逃亡之心,杀得他们掉头往回走。
而人类这边,实力确实不怎样。
这些暴动的人类,完全是凭借着身体素质来与术法进行对抗。
因为,这些被圈养的人类没有办法学习知识,没有办法修炼。他们生长于古池世界,因为古池世界灵气充沛,所以,滋养了他们的体魄,再加上常年的劳作,锻炼了他们的体魄,因此,人类奴隶的体魄是非常强大的。
我和校花有個約會
虽然,他们没有修炼,但很多人的体魄都接近半圣之体。
当然,接近不等于相同。
看似强健的体魄,跟半圣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使用术法。
这样,仅凭肉身的力量,对寄生源族来说,威胁极小。更何况,他们根本就没有趁手的武器。
而寄生源族应对这类暴动,也经验丰富。
閃耀的戰神聯盟
他们知道,任何一次暴动都有领头人,只要解决掉领头人,那些暴动的人类就会退回去。而领头人非常的明显,那就是能够使用术法的人,也就是奴隶中的修行者。
这些领头人是如何产生的呢?
其实是传承!
在圈养地的人类中间,一代人接一代人在默默的传承着。
他们传承着反抗的理念,同时也传承着为数不多的修炼知识。
这些传承者在极其恶劣的局面下,找一切机会修炼,并且尽可能的隐藏自身。
人类之中当然有叛徒,而寄生源族一直在想发设发的根除这些传承,所以,传承者必须非常小心,一旦被发现,他们就会失去性命。
醫統毒世 淚染心殤
传承者在艰难的局面下,传递着反抗的火种,传承着反抗的希望。到了合适的时候,他们就是组织者,组织人类进行逃亡,逃出这些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在逃亡之中,他们是对抗寄生源族的主力。
他们忘我的战斗,不顾自身的死活,只求带领着人类逃亡离开。
如果没有这些人,暴动就是无序的。
但有了这些人,每一次的暴动,都会有人能够逃亡离开,成为自由的密林人类。
可以说,传承者是英雄。
他们做了最伟大的事情,承担了最大的危险。
寄生源族知道,没有了领头人的带领,剩下的奴隶就是一团散沙,所以,每次出现暴动和逃亡,他们就对准了领头人。
领头人在寄生源族的围剿下,不断的死亡,然后,越来越多的人类开始逼近封锁线。
陆辰趁此机会,悄悄的潜伏过去。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他。
所有的寄生源族,面对的都是盆地方向,没有谁会把经历放在后面。
趁着夜色和混乱的掩护,陆辰靠近了封锁线。
靠的近了,陆辰才知道战斗的惨烈。
寄生源族真的是不顾一切在杀戮,死亡和鲜血,令人心悸。
看到同类被屠戮,陆辰内心悲伤。
这个时候,他能做的不多。
寄生源族太多了,他不敢暴露,一旦暴露,铺天盖地的寄生源族战士就会涌过来。
但陆辰又必须得做点什么。
于是,陆辰趁着混战,混入人群中,然后在暗处偷袭。
他利用精神力干扰,然后出手。
陆辰做得很小心,做得很隐秘。
没有人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不妥,混战之中,谁也没注意到,有人在暗中偷袭。
因为陆辰的帮助,这一批人顺利的冲过了封锁线。
回到唐朝当首富
寄生源族将队伍截成两段。
已经逃出去的,他们分出人手去追;而没有逃出去的,则被他们拦住,用杀戮的方式将这些人往回压。
陆辰混在封锁线内的人群里。
这些人被寄生源族截断,没办法继续逃。
因为传承者已经冲过了封锁线,没有了传承者的帮助,他们对抗不了寄生源族,所以,不得不被迫后退。
陆辰就混在这些被迫后退的人群里。
他先是找了一套奴隶的衣服,迅速的换上,然后跟着人群一路往盆地里退。
在途中,陆辰尽可能的帮助人类。
当有人摔倒时,他会扶一把;当有人体力不支时,他会主动的拉一把。
他不敢做得太过,但却在努力的做。
就这样,陆辰混在人群,一路进了盆地。
他穿着奴隶的衣服,也尽量做奴隶的打扮。
观察远方,发现大多数的逃亡都失败了。各个方向的逃跑,都被撵了回来,真正逃走的只有少数。
相较而言,陆辰帮忙的那一边,逃走的算是多的。
————
别的方向,能成功的逃掉的,百不足一。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
这次大逃亡,逃掉的大概接近万人,属于少数。
而死掉的差不多有十分之一,接近十万之数。
剩下的则又被迫回到盆地。
对于死亡,奴隶们显得淡漠。
对他们来说,生存与死亡,其实没啥区别。
没有自由的生存,与死亡也差不多。
而对于逃亡的失败,奴隶们也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们早就习惯了失败。
这只是一次逃亡而已。
这次不行,下次再来。
要么逃,要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