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msk人氣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傳媒集團起航熱推-dx0bu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先进咸阳为王上,后进咸阳……”
宋亚当晚和艾丽西亚聊了聊迪莱的案子,又临时与斯隆等人开了个小会,第二天就重返法学院继续学业,五月初,迪莱仍没有答应那家歌手互助基金会的引诱,同时利特曼传媒总部、ACN二十四小时新闻台、ACE(亚特兰蒂斯有线娱乐台,原A+CN)终于在改组搬迁工作完成后,正式挂牌了。
大量米国国旗再次两栋大楼前迎风招展,这回的规模自然比上次A+唱片的那场典礼大得多,更大的舞台,更正式的观礼彩棚,更多的高级经理人、记者、社会名流、政客和表演嘉宾,菲姬、米拉、天命真女组合,从外面特邀的军乐队、芝加哥乐队等都在利特曼传媒高层和政客演讲间隙奉献了垫场表演,参演过A+电影工作室那部‘我该如何停止这一切’的好莱坞黑人演员杰米福克斯和新招揽的深夜秀主播琼斯图尔特还来了段即兴双人脱口秀。
抛头露面交际了一下午,人们无缝进入对面的利特曼传媒总部大楼参观,然后去公司食堂临时改造成的宴会厅参加晚宴,自己的传媒集团终于扬帆起航了,宋亚心情自然也很好,回办公室换上另一套隆重的礼服。
“后进咸阳……扶保在朝纲!”
还有点空余时间,踌躇满志地哼着歌拿起话筒,“则成啊,叶列莫夫到了吗?”
“他等很久了。”
“嗯,带他进来吧。”
很快,宋则成将叶列莫夫放进门。
“和宝丽金接触得怎么样了?”宋亚问道。
神寂
在小布朗夫曼暴怒下达封口令后,他确实没再公开就相关话题发表过评论,没必要,但该添的乱一点没耽误,让对口的A+电影工作室开始和宝丽金接触,询价它们的宝丽金影业,并且真的开始一板一眼组建谈判团队,摆出副诚心求购的架势。
亡妃归来
“他们开出了二十亿米元,宝丽金影业除纸面上的全球电影发行网络上千名员工外,还有个庞大的电影、电视版权库、欧美数家电视网、电视台、漫画、出版物、录像带发行商……乱七八糟,都不是很成功。”
叶列莫夫递上份文件,“除安娜与国王,他们手里还有几个同样停摆的电影项目,其中包括茱莉亚罗伯茨和休格兰特主演的诺丁山。初次谈判我只拿回这么多信息,我感觉宝丽金诚意不高,开价太贵了,环球应该给了他们很大压力,他们不敢冒为了宝丽金影业和环球谈崩大生意的危险,除非从我们这拿到极高溢价,背叛成本足够。”
“嘿嘿,没关系,环球想稳住宝丽金就必须付出代价,不是吗?”
二十亿?杀猪呢,这价钱减半自己都不要,嗯?想什么呢,自己本来就不想要。
“那接下来……”叶列莫夫问。
“继续谈着呗,讨价还价,做得逼真一点。”
其实按理来说环球和宝丽金在全球发行体系上有太多重合之处,合二为一后完全没必要保留一些部门,许多投资机构和好莱坞公司都端着饭碗在等,就像上次小布朗夫曼贱卖掉米国电视网一样,肯定会有不少漏从他手指缝流出来,如果不发生意外,宋亚感觉自己这时候大概也会和大卫格芬他们类似,先坚定在小布朗夫曼身边热烈拥护,静候并购完成再说,但谁知道那个富三代突然好端端的无故针对自己呢?
“谈判成本很高的。”
A+电影工作室一直是家内部架构非常精简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叶列莫夫抱怨:“会计师事务所、法务顾问、财务顾问、调查公司、掮客……为了演得更真,公司最近开支大增,还有那些银行开始不停联系我,在好莱坞对我围追堵截,照二十四小时打电话。”
“挺住,叶列莫夫,挺住!”
宋亚鼓动他,“你得在好莱坞展示出一些匹配你身份的霸气和独立性,我现在不方便说话了,那么你就得站出来,起码帮我喷一喷那些太跳的家伙们,你是犹太裔,怕什么?学学人家,挑几个帮小布朗夫曼骂我的反怼回去啊!”
“我……”叶列莫夫擦汗。
“别我我我的,我得给你点危机感了。”宋亚就看不惯他这怂样,立刻转而威胁,“你知道丹尼尔现在有多想参与进所谓的收购宝丽金影业案吗?要不我给那位前六大总裁挂个A+影业CEO的名头去帮帮你?”
“不不,别,老板,我会努力的,求你别……”
叶列莫夫吓得连声哀求,“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真的知道?”
“我知道。”
重生狂野時代 壹三五七九
“嗯,那好吧,别总挎着个脸,高兴一点,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宋亚对自己的御下之术比较满意,又亲热地搂住叶列莫夫肩膀,一道前往宴会厅。
地下鐵道
“Hey!州长先生,弗洛克夫人。”
作为这里唯一的主人,迈着稳健步伐走入大厅时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而他对贵宾的注目礼恍若未觉,远远伸出手,满面春风地大步迎向州长夫妻俩,“麦卡沃伊哈,以后这里就全靠你了。喜欢芝加哥吗?”
州长彼得今年的连任压力很小,党内没给他初选制造什么强力对手,象党那边也不够打,他很喜欢来这,市值八亿的传媒公司总部落户芝加哥,他把从头到尾的功劳都揽去了,从外界来看,他也确实做主让伊利诺伊州给了不少政策,政客就喜欢这个。
政客还喜欢拥有强大新闻号召力的主播,麦卡沃伊,原ABC当家新闻主持人,四十出头的白人男性,传统媒体人,能力、操守、控制欲和年薪都极变态,眼高于顶,不喜欢讨好观众,奥维茨要不是被他气得够呛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寄托极大希望的ANC卖了。
来到利特曼传媒旗下,他仍牢牢掌握着新ACN的新闻编辑室,担任主编。
彼得和艾丽西亚‘抛弃’今天风光无限的CEO斯隆,专门和麦卡沃伊恳谈,可以想见他们有多看重对方。
“只要有演播室,我哪里都能呆。”
麦卡沃伊确实很高傲,他对新后台老板的态度也就那样,举起香槟抿了一口,“失陪,我还有直播任务。”
有点不给面子啊,“呃……”宋亚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很快就轮到自己感受奥维茨曾经的烦恼了,“听说他不喜欢应酬?”于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是个纯粹的新闻人,刚才也一直在套我的话。”
彼得笑道。很快,他们看到了斯隆和安德伍德夫妻俩一行人,他们和ACN的台长查理斯金纳和副台长戈登远远走来。
ACN的台长还是原来的,犹太裔知名媒体人查理斯金纳,副台长戈登,这俩都是圈内几十年资历的老家伙了,戈登还负责一个晚间深度专题节目,很多原A+CN仍有志留在新闻行业的非裔精兵强将也调了过来,比如原A+CN晚间新闻女主持会加入麦卡沃伊的团队,和他搭档ACN晚间新闻,其他则补充进了早间、午间新闻等栏目。麦卡沃伊同时还负责晚间新闻后的专题政治评论栏目。
全球新闻站点方面,除了A+CN原有的南非站,ACN的强项中东站,他们有最好的中东新闻记者,也是前ABC女记者麦肯齐麦克海尔,马上斯隆带队去华国后还会开设华国站。
ACN原驻白宫记者,原ABC记者,短暂担任过Foxnews首席政治记者,后来因理念不合离开的女性斯蒂芬妮继续担任ACN的首席政治记者,驻白宫记者。
再加上负责夜间时段的琼斯图尔特,三十五岁犹太裔潜力脱口秀主播,ACN起码在账面数据已经是个实力非常坚挺,黑白平衡的新闻台了,除了政治光谱上有点飘忽不定,喜欢就事论事,稍微偏那么一点点保守的麦卡沃伊,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坚定的自由派。
原A+CN改组而成的综合娱乐台ACE资源就要差很多,反正做了好几年严肃新闻黑人群体也不买账,索性宋亚让他们开始模仿没下限的莫里秀开始搞娱乐至死那套了,发挥自主能动性,怎么赚订户怎么来。
“这里闪闪放光。”
安德伍德妻子笑道。
“因为一切都是新的吗?”宋亚打趣,安德伍德也同样,今年在铁票区缩着没什么竞选压力,夫妻俩心态很放松,大家很快开始拿现任大统领的八卦当乐子闲聊起来。
“象党越揪着一件没有证据的花边不放,选民就会越讨厌他们,他们在犯大错。”安德伍德很乐观的说道。
“垂死挣扎。”彼得评价。
“APLUS,过来。”
也去换了袭深红色晚装的斯隆见大家没聊什么重要话题,就悄悄把宋亚拉到一边,“利特曼传媒融资来的一部分钱收购了ACN,一部分给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继续烧,还有剩下的约三分之一,我有点新的想法。”
“女人的购物欲。”
在向小布朗夫曼询价米国电视网不得,退而求其次再求购拉丁电视台反而惹了一身骚后,看来斯隆又有了新目标,宋亚开她玩笑,“一定要买买买,把钱花光才算数是吗?”
“别打岔。”
青天笑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负距离无数次的两人关系比对外展现的要亲密无数倍,私下想什么说什么,相处非常舒服,“注意到了吗?你在阿美利加音乐论坛上发言的新闻热度又下来了。”斯隆问。
“很正常。”
宋亚耸耸肩,“我正式否认了东厅洗手间的事,吸引媒体注意的新闻点没有了。”
“我总结了我们上次和奥普拉打公关战的教训,BBS模式下,你的发帖越来越靠后,人们也就会越来越懒得翻阅,中间充斥着其他用户大量无意义的留言,还会被敌人故意插入些负面言论,甚至谣言,最后必定沦为双方的骂战,于是焦点被模糊掉。”
斯隆分析。
“我可发新贴,让那边置顶。”宋亚倒不觉得有多大麻烦。
“现在有一种新的模式,叫网络日志,Web Log,你知道吗?”斯隆问。
“我知道,就是和那些个人假设的私人网站差不多,他们会在上面写日记。”宋亚当然知道。
“大多数人还是没那个技术和时间的,我打算收购一家专门提供这种服务的网站,就叫Weblog,他们好像使用了一种信息聚合技术RSS,网景的,这种技术能让关注你的人第一时间得到你新文章的推送?具体技术方面我不太懂,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总裁威廉张很推崇,我们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有大量用户资源,他们有新技术新模式,合作即双赢。”
斯隆说:“以后你发新帖子就不用担心被淹没了。”
“哇哦,感觉你在为我寻找新玩具。”宋亚继续口花花。
“认真点!这是现实问题,很多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名人用户都去玩Weblog了,他们和你的需求相同,而且我们再不行动的话他们的粉丝也会跟着走。”斯隆给他胳膊甩了一巴掌。
“前妻行为。”
“你够了!”
两人正打情骂俏,夏奇拉狐疑地接近,搂住男友臂弯。
“你是CEO,而我只是个卑微得连董事会都控制不了的董事长。”
宋亚面色不改和斯隆碰了下酒杯,“带你认识几个人亲爱的。”然后带夏奇拉去交际。
这边正一片喜乐祥和,宋亚和米歇尔夫妻等人略聊了聊后就找地方享受拉丁小马达了,而麦卡沃伊此时已经坐进了崭新的演播室,原ACN台标没有改,“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也许你们注意到了这边环境有一些变化,但仍会由我和我的新同事给你们带来晚间新闻播报……”
“长期关注本台的观众应该都清楚,我一贯不想谈关于阿肯色大统领和莱温斯基小姐的花边趣事……”在晚间新闻后的政治评论栏目中,他以这句话起头,“但我想提醒所有米国人,大统领先生在之前的宝拉琼斯案中否认了和莱温斯基小姐有过关系,莱温斯基本人也提交了书面证词给予否认,但她朋友交给白水案检察官的录音证据……所以现在有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最后大统领被证明在法庭中说了谎,那么请注意,这就是性质非常严重的伪证罪。”
老板桌上的手机和座机铃声很快响了起来,“怎么了?”宋亚把夏奇拉搁在座机旁边,腾出手接电话。
“麦卡沃伊是不是在给你见面礼APLUS?他刚才的言论非常不谨慎。”
安德伍德亲自打电话质问,“你在哪?”
“我在办公室。”
宋亚很快见到了安德伍德夫妻,还有米歇尔夫妻等其他驴党政客,“奥维茨管不了他,我更不能,而且我对利特曼传媒控制力也就那样……”
他反正不背锅,“斯隆女士为了拿下ACN,给他们承诺了非常大的自由度。”
灵草师 未玄机
“戈登会帮大统领说话的,戈登的专题栏目在麦卡沃伊的后面。”斯隆及时进来补充,并打开电视机。
“伪装成白人的阿肯色?呵呵,象党的超保守派丹伯顿众议员发言最近很活跃啊,他就像只疯狗一样咬着大统领对非裔米国人的支持不放,他很不开心,因为我们九六年把票投给了大统领……”
在全国有色人种理事会里坐了许久冷板凳,重新回到聚光灯下的戈登对镜头冷笑,“那个种族歧视份子还频频拿莱温斯基案攻击现任大统领,说得好像自己是个什么道德楷模?Look!看看这是什么!?”
他举起一个贴有照片的纸板,丹伯顿和一位女性举止亲密的正走出家门,不是他妻子,“那么就请我们的道德警员解释一下他自己的风流韵事吧?我手里的证据可比白水案检察官的多哦……”
该死,忘了戈登以前就心心念念着要在丹伯顿竞选连任时给他致命一击。
宋亚扶额,从手指缝里偷瞄了一眼安德伍德,“我没办法,我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