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fkf爱不释手的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五九一章 誰負責打蒙古?分享-6ks6x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熊廷弼看着王在晋,老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看来自己这一招没用,这个老家伙也是有准备而来的。
没办法,想忽悠他们太难了,自己也就试试看,结果还没成功。
熊廷弼两人一边往里走,又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两人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起来,甚至有些难看。
不是因为见到这个人而难看,这个人熊廷弼和王在晋很熟悉,平常的关系还很好。他是辽阳巡抚毕自严,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这个人到辽东来的时间比较短,也就三年多一点。比起王在晋和熊廷弼来说,肯定要晚得多,但也是官场上的一个老油条了,为人处事笑眯眯,下起手来却是一个稳准狠。
为了在辽东这个地方扎下根,毕自严这两年没少做事。尤其是在熊廷弼两人的眼皮底下,可以说是发展壮大的很厉害。
在建宁卫收回来之后,毕自严如鱼得水,辽阳前面有个人挡着,可以安心发展;再加上离丹东更近一些,这就更好了。一直以来,毕自言都在辽阳安心发展,不争也不抢。
这一次对黄台吉的作战,毕自严也和王在晋一样都是在旁边看着。也不对,他的人还负责收尸,在卢象升后面跟着打扫战场。这样一来,毕自严也是有些功劳的,而且手下兵强马壮。
显然,陛下把毕自严找过来,也是为了商量这一次对战蒙古族的事情。
熊廷弼他们两人见到有人来争,这心情就不是很好。
豪門蜜寵百味妻
毕自严倒是看到了熊廷弼两人,笑着迎了上去,一边拱手一边说道:“两位大人,幸会幸会。今日见到你们,还真的是没想到。看来咱们辽东三人也有在一起的机会了。”
毕自严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仿佛见到熊廷弼两人真的是很开心的事情一样。
熊廷弼和王在晋两人也对着他抱了抱拳,扯了个笑容,一副我也很开心的模样。
可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熊廷弼两人真的没有那么开心。本来两人的竞争就够激烈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没想到你也来了。”王在晋看着毕自严说道。
“陛下召见,自然是要来的。”毕自严笑着说道,凑到熊廷弼两人的身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咱们辽东可能又要打仗了。”
熊廷弼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随后又鄙视的看了一眼毕自严。
熊廷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真人面前不会说假话,咱们也就不用装了。谁在沈阳那边能没点消息渠道?你们也应该知道陛下召见我们是什么事情。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咱们三个也不用绕弯子了。”
听了这话之后,毕自严似乎是一愣,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收敛了起来。
看了一眼熊廷弼两人,毕自严说道:“你们两个在辽东多年,底子老、资历厚,这没什么。现在所有人也都知道,这一次陛下走的时候,你们两个恐怕也会跟着走。”
“这辽东已经没有什么大事情了,以你们两个的资历,肯定会有几步升迁。这将来入阁拜相,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次两位就不要和我争了。我来得晚、资历浅,如果不立点功劳,可是没有办法追上两位呀。”
“少来这套。”王在晋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这次是因为我们个人的事情吗?手下的那帮人眼睛都红了,这要是什么都捞不到,我都不好意思回去见他们。一句话,各凭本事!”
说完,王在晋还看了一眼熊廷弼。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咱们俩联手把这个家伙排挤出去。你看看他阴测测那个样子,搞不好咱们两个都被他阴了。你看这是什么呀?
恐怖枷锁 沙梨加冰
都是官场上的老油条,谁的反应都不慢,熊廷弼也是如此。
在明白了王在晋的意思之后,熊廷弼也就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办。
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啊,没问题。您说的对呀,这件事就这么办吧。”
“我有件事情我可要提醒你啊。”说这句话的时候,熊廷弼看着毕自严,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认真,“这一次真的要是打起来的话,那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仗。你看咱们广宁和沈阳的军队这些年没少打仗,和蒙古人打交道也有经验;你们辽阳的就要差一些。为了保证这一次的成功、为了大明能够彻底了断在辽东的事情,我觉得这一次还是交给我们两家比较合适。依我看,你们辽阳不太合适,不如主动退吧。”
“你想的倒挺好。”毕自严冷哼了一声,知道这一次的谈判算是拉倒了。
这两个家伙全都没安好心,还想让自己退出去,想的倒是美。
这次不捞点功劳就不是自己了。辽阳怎么了?
辽阳也是大明的领土,辽阳的士卒就不是大明的军队了吗?
剪呀剪 原石闲人
这一次不能够让他们得逞!
反正如果陛下这一次不带着辽阳玩,那自己就不干了,回去没法和手下交代,这个官不做也罢。
想到这里,毕自严一甩袖子,迈步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你看看,你还生气了。”熊廷弼连忙笑着脸追了上去说道:“我们这可都是为你好,咱们不带这样的啊。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毕自严看了熊廷弼一眼,根本就懒得搭理他,直接往里走。
王在晋也在后面悠哉悠哉的跟了上去。
对于熊廷弼和毕自严的吵闹,他不感兴趣。不过刚刚熊廷弼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这一次如果真的要打的话,广宁的人马非常合适。这几年要论和蒙古人的接触,那当然就是自己最多了。
異世靈武天下 禹楓
熊廷弼想用这招来打击毕自严,自己可以用这招来打击他们俩。
计划通,就这么干了。
至于说和熊廷弼合作,王在晋可不敢相信熊廷弼,谁知道这个老小子会不会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回手就给自己一刀?
自己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
三人各怀鬼胎,一边争吵着,一边往里跑。
婚不逢時:陸少,求放過
朱由校正在整理衣着,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魏朝问道:“外面吵吵闹闹的,有什么事情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免费领!
“回皇爷,是熊廷弼三位大人。”魏朝脸上带着笑容说道:“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争吵了起来,一路上还拉拉扯扯的,好像挺热闹的样子。”
烏紗 西風緊
“是吗?”朱由校也来了好奇的心思,看向魏朝直接问道:“他们在吵什么啊?”
“回皇爷,在吵谁应该出兵的事情。”魏朝连忙说道:“这些日子外面都在传大明很可能会对蒙古用兵,不少人都在推断这次会用谁。有人说是皇家亲军,有人说是辽东本地的士卒。”
“赞成谁的多啊?”朱由校也好奇了,连忙问道。
“回皇爷,赞成辽东本地的士卒比较多。”魏朝连忙答应道。
没等朱由校问,他就又一次说道:“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朝廷需要安抚一下辽东这边的士卒,这些年他们一直在辽东奋战,仗也打了不少。这一次打黄台吉,朝廷用了天子亲军,那是皇爷要证明一下天子亲军的战力。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天子亲军了,那么就该轮到辽东这边的士卒了。”
朱由校听了这话之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上他考虑过,也知道辽东那边的人都在等着立功,可以说上上下下都是嗷嗷待哺。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不给辽东士卒点机会,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可是这天下的事情,哪有那么多人情可讲?
自己可是皇帝,如果事事都讲人情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
自己的选择余地其实并不多,如果这一次真的和蒙古开战的话,要用谁自己还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一仗不能够有任何的差池,一定要保证能够打赢;不但要赢,而且还要赢得漂亮,这样才能够震慑很多野心家。
就像这一次打黄台吉一样摧枯拉朽、不留余地。只有这样,才能够真真正正的把这一仗的成果留存下来。
“行了,出去吧。”朱由校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等到朱由校来到前面的时候,熊廷弼三人已经等在这里了,早就没有了刚刚在外面的吵吵闹闹。
这一次见到朱由校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认真。
等到三人行过礼之后,朱由校才摆了摆手说道:“行了,都免礼吧。”
等到三人站直了身子,朱由校才继续说道:“关于这一次的事情,想必你们都已经听说了。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打,不管打不打,咱们都要做好准备。”
“原本到了辽东之后,朕就应该召见你们,只不过想着把你们带回京城之后再聊也来得及。但是出了这件事情,朕就不得不找你们聊一聊了。”
“你们久在辽东,对蒙古的局势应该也很了解。黄台吉打完了不代表咱们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了。”